当前位置: 主页 > 奇幻科幻 >

时间:2022-08-28 01:4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

“嗖~~!”

她身体一纵,已到了地面。环视四周人影也不见一个,一个闪身走到门内┅┅一硬物紧紧的抵到她背后。

“不要动!”

低的声音响起。

“向前行!”

她无奈的依着他的指示走,但心中不住盘算着,可是在空旷的大殿中她什么也做不成。再转过一个长行,她被带到一间小房中,他狠狠的一推,她跌进房中去,但到此刻仍看不见身后的人。

空洞的房中,黑得不见五指,她沿着墙慢慢的摸着,四周都滑不溜手,就门在那也找不到。今天她到这要杀一个人┅,但现在不乐观了。房中的空气不往的上升,而且十分混浊,不一会昏了┅┅

“想不到是个妞儿┅┅”

“死了很可惜不是吗?”

蒙浓中她声见人声的对话但不一会她又昏了过去。

“ !”

冰水冷冷的淋下来,身体一冷,醒了来。她感到赤条条的,冰冷的水从身体上流下。强光之下,好一会才看张开眼睛,两个大汉睁双眼看着她,身体被缚在倚上,好不自在。其中一个俯身到她身前,轻扼着她那雪白的乳房。

“她又是来杀人的是吗?”

他出奇地的温和的道。

她并没有作声。

“你不说我也知道的,来杀他的多的是,但象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却少见。哈!哈!”笑声中却不怀好意。

她暗自的想着他的用心,但一点也想不通。

他的手渐用力的扼着那坚 的乳房,舌头更轻咬着乳蒂,阵阵的趐软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去,他那裤中的巨大的东西不经意的碰到她的大腿,心中暗计一闪。

她眯起双眼,象极受用似的,口中轻轻的发着呻吟声,双腿碰着他那大家伙。

“让我来帮你好吗?”她说。

“怎来助我?”他道。

“松了绳了先可以吗?”

他向另一人打了眼色。

“看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样,好吧!”

绳松了,她跪在地上慢慢把他裤链拉开,巨大的肉肠跑了出来,一口把它含在口里,小舌头拨弄着那龟头,肉肠更涨大了不少,来回的慢慢的套弄着。

突然他紧捉着她的头,一下比一下更快的抽插着,深插到喉里┅┅“吱~~吱~~”

精液射到她的面上去,她一点也没抹去面上的精液,流到口中的更舔去。

“好一个小***。”后面的人说。“也来给我舔舔。”

他把裤子脱下,阴茎也跑了出了来。

她把身体抬高,双乳紧紧的贴着那大肉肠,手指在小穴中轻揉了几下便湿了,把爱液涂在双乳间,双手推着把肉肠夹在双乳间,不断的磨擦着,看着肉肠前端的小孔白色液汁沁出。

就在此刹那,她身子一伏,已从他的裤中拔出枪出来指着他,精液射到她的背上去。她抬头向他展露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但他却比她笑得更奇妙,手摊开,子弹全在他的手中。

“想暗算我!”他说

她一跃,想从他手中抢去子弹,但他狠狠的一脚已踢来,她想避也来不及,身体远远的抛开,硬生生的撞到墙去,倦伏在地上。

(二)

他急步的走上前,把手抓着她的头发,重重的扯了下来。

“呀~~!痛!”她身子顺势的站了起来。

拳头再一次的重重击在她的小腹上。

身子弯起来,大汉才放手,她跌到地上去。

他再一次的走上前,双手捉着她的小屁股,重重的打了两下。那巨大的阴茎抽了出来,对着那干涸的阴 插了起去。

“呀~~!呀~~~~!”

她痛得眼水直标,火热热的痛楚由小穴中传来,伏在地上的上身狂乱的扭动着。

他在插不到一半,便阻着,再重插一下。那薄薄的处女膜裂开,火热的肉捧重插至没根。

哪尝过人道的她不停的哭泣着,受着一下比一下更重的冲击,她全感不到那做爱带来的快感,只有撕心裂肺痛楚。

“呀┅┅!呀┅┅!嗄┅┅!呀┅┅!呀┅┅!”

她不住的尖叫,痛楚一点点舒发出来,双手不断的在地上抓着,但光滑的地面什么也抓不着。

他的大手用力的扼着她那双完美的乳房,那对粉红的乳蒂也搓得红肿起来,那紧狭的小穴令他更是兴奋。

不一会要泄出来,泄红了处女鲜血的大肉肠拔出,揪起头发,对着那小嘴插了进去,直顶到喉深处。火热的精液狂射进去,小口一下填满了。

“碰┅┅!”

他重重一抛,她撞到地上,急促的喘着气、呜咽着哭泣。

他再一脚踢去,身子一滑,“碰”的一声,撞到墙上便昏了过去。

他转身向着另一人道∶“真爽!想不到这小***仍是处女┅┅”

她还没听完他们的对话已昏倒了。

她醒来时已不见任何人了,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冷冰冰的躺在地上。她口仍含着满口的精液,她一口吐了出来,但仍不少留在脸上。

低头一看,小穴上红红的,爱液在她昏倒才流了出来,沾满在那黑森林上,她手一按想去止往流出的淫水,但一碰可痛得不得了。

眼泪又再一次不由自主的流出来,她已被狠狠的强奸了,心中不忿。她一拭泪水站了起来,爱液沿着双腿流到地上。精神一抖,强将心中的不忿压下。环视四周,只见四处密不透风,身体也光着,想找点工具也不行。她走到门前。

“碰~~!”

门一点也没反应,肩膀也碰得痛。一屁股的坐到地上,心中踌帐。抬头看天花板,就连抽气的也不见,但空气一点也不混沌。心计一生,再一次狠狠的撞到门上,不几下就昏到地上。

不一会门打开了,密闭的房间有监视的东西,门一打开,那人一走进来,她翻身而走,踢到下身。那人身子一弯,手重击在他的后颈,抢了他的枪便不理那人即冲出去。

就于此刻,警号暴响,大队的人赶至。大殿的中心由底至顶皆是中空的,一层层环形的大厦团绕着它。她一攀拦杆跃到下层,身体一闪到了一间房中。房中空荡荡的,但心中总有不妥的感觉,门自动的关上。

再一次逃出去,子弹擦身而过,地上一滚,巳开枪射倒他们。向前一冲,窜到电梯去。门关上,看着电梯的灯一层层的向下闪动。刚才所看地上人影也不见一个,想必有机会逃脱。

(三)

“叮!”电梯门开。

“卡~~擦!”

数十支枪已指着她,她只好无奈地举手投降。

十几人押着她,到一道长长的走廊中。押着她的人不断搓着双乳,扼那雪白的屁股。短短的一段走廊好不好受,她强忍着,不容易才走完那走廊。

走到一很大的房间中,只见房中有着一个身披长发,离她不到三尺,一点防预也没有,面目威武的男人坐在大椅上。

离她不到三尺,一点防预也没有,双腿张开,一个衣着性感的女人伏在他的下体上,前后摆着头吸啜他的阴茎。那女人的连身裙短得不合符比列,光滑的屁股露了一大截。那男人的手探进女人的衣内,不往的搓弄。

门关上,男人方抬头看了她一眼,推开那女人。那女的口中流着白色的液体。

“你要尝尝吗?”他轻拍着他那十多寸的大阴茎

“你想怎样!”

“怎样?可不想好。”

“你可不怕我杀你吗?”话未完纵身而前,双手持刀往他斩。

“碰~~~!”

她重重的撞到玻璃墙上,那透明得一点瑕 也没有。

“小妹妹,你还不是杀不了我嘛!”

玻璃墙徐徐的降下。

他哈哈一笑,踏步走上前来,轻轻摸着她的头。

她本是想避开的,但那突如其来的动作,反应也不及,心中不由慌着,抬头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他微笑着说,手仍放在她的头上。

“凌婉~~”

只见他略点头,走回他的椅上。

就在他坐的一刹那,凌婉再一次跃起,攻向他去。

他那巨大的阴茎奇幻的勃了起来,精液前端射向她,她的身体被那精液击中,倒在地上。

“你┅┅你不是人吗?”她抖震的说

“你错了,这只是生化阴茎,随心而起。这么多人就是杀不了我。好,不再说废话,象你般的美人儿,就让我好好的操你吧!”话未说完早已踏步而出。

凌婉吓得往门处逃去。但还未到时,手已被他拉住,身体往前一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隆起,两片粉红的花瓣紧合起来,一双大腿紧紧的并起来。

但他那只强劲的阴茎对着细小的洞口一插便到深处去,两片阴唇也陷了起来。她那刚开发的小穴,哪受得起那沉重的冲击,她痛得尖叫起来,泪水流出,不住的挣扎着。但一点也不管用,越是挣扎越是痛楚,身体便停了下来。

他扯着她的双手往后拉,从后面往阴户抽插着,紧狭的小穴对他一点也不影响。

“呀~~!呀~~!”

一直插了半小时也不停下,痛楚的尖叫成了阵阵无力的呻吟声。拔出已沾满了爱液的阴茎,又对着那菊花口破入去。

“呀~~~~~~~~~~~~~~~~~!”

屁眼一下子的裂开,鲜血在两腿流到地上,上身重重的倒到地上。他两手捉着她的屁股继续干着,凌婉痛得扭着身体,那束起的长发散开,双手不往的乱抓。

他一下一下的重插着,“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两个洞口也肿红着。再一次抽出,那阴茎巳有十多寸长,一手抽起她的头发,精液灌到她口中去。

她不由己的一口一口的喝着,如泉水般泻到地上。他手一放,凌婉再一次的倒下去。

(四)

全身都十分的痛楚,慢慢地,她醒来了,下身肿痛着,站不起来。斜斜的坐了起来,只感到地板的冰冷,满口腥味的精液沾着,但也巳干了。心中又一阵的迷罔,也不大清楚自己在哪儿,心中不禁强烈想哭,强忍着,但泪已流出来。

不止失去处子之身,还给人把二个洞全操破了。

凌婉一脚站起来,阴户痛得她两腿合不上。一脚一脚的绕着房子看,她已被囚到另一密室中,她再不想到要逃,因此刻她根本办不到。要多走两步也难,心中不由暗下来,到此刻她仍是赤条条的光着身子,她躺到地上倦着,睡了。

门打开,走来了两个人把她挟着走,她被拖着般的走,好不容易才走稳。

凌婉心中不由一寒,难进又要给人干吗?她不敢再去想,但难道顺其自然的一直的被人干吗?

不到一会,已走到一更大的房中,一大堆不知名的仪器,及一张很大的金属床。

而她不一会已被锁到床上,双手双脚也被金属扣紧锁着。躺在床上,骤见那刚才干她的人。

“喂!放我呀!”

但只见他微的一笑便走开了。

她努力的挣扎着,但紧锁的扣,令她动不得。

周围的人忙着的走,一道道的电线贴到她的身上,十多条的喉管也插到她的阴道去,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她根本不知道,且什么也做不到。

不久,十多人一个个的围在她身旁研究着。

“喂!你们究竟想怎样?”

他们像听不到的似的。

“喂~~”

一道电流突然传来,可是一点也不痛,而且浑身发软,舒畅的感觉传到全身去。

电流象有节奏似的,一阵阵的,就象自慰的感觉,乳头硬得痛起来,双乳高高的竖立起,白色的乳汁出奇地流出来。

阴户是张得大大的,淫水象水喉般涌出,两片阴唇翻得更是开,象快要裂开的感觉,阴蒂更涨得前所未有之大,高高的立起来,就象男人的阴茎般大。全身火烧似的快感漫延着,呻吟声激烈的响起。

“呀~~!呀~~~~~~~~~~~~~~~~~~~~~~~~~~!”

胸前的皮肤撕裂地痛楚着,身体象一寸一寸的裂开,她看着自己的皮肤寸寸的裂开着,强大的痛楚与高潮混杂着,快乐与死亡的感觉游走着,刹那她昏了去。

┅┅

不知多久,凌婉再一次醒来,全身都是刺痛的感觉,再一次的到了那囚房中。她仍是合着双眼,但她感到已有点不同,身体的感觉更是敏感,就是空气的流动,她亦清淅的感到。她不感置信的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的身体比从前更是白嫩,那原是美好的线条,她不敢想象自已会是这么的完美,就象人工雕塑般。

她细致的抚摸雪白的肌肤,电流的快感传来。那两片粉红的花瓣更是诱人,她不自觉的摸着,淫水立时涌现,口中在轻轻的呻吟着,快乐得令她自己不能置信,高潮叠叠的,沾满爱液的手指扼乳房,但它大得不能好好的扼着,低头已能含着乳蒂,而且十分坚挺。高潮一下的走过,她伏到地上喘着气。

(五)

“是不是很舒服?”

那干过她的长发男子说,他突然的出现。

“┅┅”

凌婉的俏面一抹微红泛着,身子不其然的向后退缩,紧紧的卷着。她心中害怕,不住的发抖,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怕什么,大概就是他那粗暴强奸了她。

他慢步走到她的身旁,轻抚着她的粉背,阵阵快感传来┅┅“不┅┅不要”

她哀求着,她不是要来刺杀他吗?但此刻,她什么也做不成,更任他鱼肉。

他的手并无停下来,更进一步搓着那趐胸,一下子凌婉被快乐的感觉淹没,身体泛红,有着从没有过对性的需要,呻吟声不绝,眯着双眼受着乳尖传来的感觉。

“不┅┅不要!”

身体的改变使她害怕,她身体从未试过这样敏感的。

“真的不要吗?你现在只是做爱的机器吧了!”他说手更是努力的揉着, 着那粉红的蓓蕾

“呀~~!呀~~~~~呀~~~~~~!”

此刻凌婉的身体根本受不住任可人对她的挑逗。

“你看!”

他按着她的头看地面,一大摊的淫水已湿了她那双雪白的腿。

突然,凌婉重重的打到他的身上去,虽身体软软的,但也竭力的尝试逃走,她真的不想一世被他干下去。

她一站起来,他一手已紧捉着她,而她的那拳的力道就连蚁也杀不死。

手指由她的两肋插了进去,快感占据了她,身子一软,又任由他的手指搓着那小肉球。

“若不想给我干死的话,就好好的给我操。你馀下的,只有这个完美的做爱的身体,其他的你一点也做不到。”

“呀~~!”

他重重的扯她那小肉球。

凌婉爬到在地上,而且她只有乖乖的抬高光滑的屁股,一副待干的样儿。她真的感到什么也做不到,只有给他干。

“好!”

他一声叫着,巨大的阴茎抽出,对准便插。刚发开的小穴仍是紧狭的,一下下的抽插。

凌婉那敏感的身体感到那无比的快感,阴道与那大阴茎激烈在磨擦,刹那她用力的收紧起来,更强更强的感觉,两瓣阴唇夹紧那阴茎。此刻凌婉感到性的乐趣,更能用活全身的性感处,乳尖也能随着感觉硬着。磨着他壮健的身躯,此刻凌婉感到自己成了彻底的从刺客变成一个专业的做爱的机器,感觉虽不好受,但此刻不容她去想。

他再一次节奏的一下下重插着,“啪啪”的作声。双乳剧烈的摇拽着,重得她不能支持下去,上身忽然的伏了下来,双乳重压在地上。他一下下的重击,令她全身摆动,硬硬的乳头擦着地面。

“呀~~呀~~!我不行了~~呀~~!呀~~!”

每下的抽插令呻吟声更是响亮,高潮一浪浪的来,凌婉不能自制的用力夹着他的大阴茎,快感无穷的涌来,双手乱抓,秀发散乱,急促的娇喘,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一切一切都是令人动心的动态。

但他捉紧她的蛮腰,重插了几下,便无奈的射了,他本想继续下去的,但他令人费解的完了。

凌婉此刻努力的干着,但仍被他草草的了事,心中痒痒的很不好受。

(六)

接下来的日子,凌婉自己也不太清楚是怎样过的,每天也有十多人来干她。另有一人来教她做爱的技巧,每天的练习,使到阴户更是灵活,第一天开始学习两片阴唇夹硬币,到把汽水樽吸进阴道去。

她自己一点也不知为什么要这样,但也不讨厌,至乎沉醉于这种生活中,而且身体经那次的改造,一点也不疲累,每天吃着精液过日子。而她始终是困在那小室中,及未曾再一次穿上衣服。

“凌婉!”一日,那个长发男子来了。自那次后以后,她未再见过他。

再次见到他,她很自然地把两腿大大的张开,粉红的小穴露了出来,手指拨弄着那两片粉红的花瓣,爱液迅速的泛滥着,淫水沿着两股,直流到地上去。

“来吧!呀~!来插我吧!”凌婉呻吟着说。

此时她每次到来的男人,都是来操她的。不知何时开始,她见男人来,便弄着身体,两指把小穴翻开着阴唇,洞口撑开着,另一只湿淋淋的手搓揉着乳房,乳头硬硬竖起来。

“快来吧!我┅┅我受不了┅┅!”面目间露出一付一个待干的样儿,可怜的样子,哀求的表情。

那男子走到她的身旁去。凌婉见他到身旁,身体已迫不及待的爬起来,湿淋淋的手往他抓去,抢着似的。

但他并无让她抽出阴茎来,一手推着她的头,蹲下身到凌婉的身旁,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看着她。

“求求你!干我吧,我已痒得要死,你喜欢怎样都可以。”那双洁白而柔软的乳房紧压到他的身上去。

他扼着它,但只是又再一次的推开了她,站了起来。

凌婉像小狗般到他身旁去。

“来!跟我走吧!”他把大衣脱下,盖到凌婉的身上。

她只感到混身不自在,大慨已太久没有穿衣的感觉了。

他一转身,门打开,身影从门外消失了。

“还不走吗?”

她只好紧抓着大衣走出去,跟到他的身后。

漫长的走廊,她只见一个个巡逻的士兵。看见他们的雄壮的身体,心中不由的荡漾,不知觉间,两腿已湿湿的,两腿留着两行爱液的痕迹,地上也留有点点的爱液。

此刻,她遗忘已久的娇羞心再次涌现,不好意思的低头,面上火热的红着。但在那些日子,五、六个男人一同来干她也不当是一回事。

好不容易,她才跟着他走完这段路。

“吱~”电动门宁静的关上,他走到台上,转身又回到凌婉的身旁,手中执着纸巾,轻拭着流下的爱液,由下而上┅┅

“呀~!”

纸巾已把湿湿的小穴弄干净了,她双手遮着面不敢看他。

他再一次的走到他的台上。

“我┅我还未知你的名字”她问。不知为何,她突来的勇气与好奇,问了出来。

“冥言!”他默然的回头幽然的说。

凌婉的心中一震,但就连她自也不了解,定了神看着他,空气象是停顿了下来。

宁静的空间只有他俩的对望,他俩的呼吸声,以及一切一切不实在的世界┅┅(七)

“你走吧!”冥言说。

“走!?”凌婉道

“是!”他说,他一转身人便走了。

“你忘了吗?我来是杀你的!”她叫道

“我不会忘记的,我待你回来!”他的人影已消散在黑暗中。凌婉颓然的坐了下来。

“我┅┅我不想走!”她口中沉吟着。

她走出了这座象城堡般的大屋,再一次的走到繁盛的大街上去,但此刻她开始的惆怅,她失去了目标的走着,身上除衣服外只是馀下数十元而已,她已有一年多没有踏足街道去,但是一点高兴的感觉也没有。

街道一点也不是熟识的,回到家中,她已见不到她所要见的人了。虽尝试去找她从前的朋友,但是可惜地一个也找不着,她不知为何,全走了吗?是刻意的去避开她,还是出了事吗?她一点也不知道,找了几天一点也找不到。

走了很久,她累了,一年间也走不到这么多的路,进餐厅中用那仅有的金钱吃着东西,环视四周,心中感慨,不由一酸。但怎么说都也要好好的找一处去往。赚点钱好了,看看的袋中钱也所馀无几了,完了这顿饭,再到街上去。

走了很久,天色已黑了,繁盛的街道的人已稀落了,只有着夜游未归的人。凌婉走到冷行的角落间,坐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抱着腿,累极了,坐了下来就想睡似的。

迷糊间,只见有人走过,刹那感到极是不安全感觉,奋力的站了起来再走了,一个全无目地的走着。但她只是想好好的去睡。

“啤酒呀!”她走到一家酒吧中,但身上一点钱也没有,无可奈何间,她只好再一次去做她一年间不断做的事。她把外套除去,雪白的双肩露了出来。

“我来请你好吗?”不一会,一个男子走到她身旁,粗壮的手搭在肩膊上,轻软的来回抚摸着,凌婉略抬了他一眼,一口把他的啤酒喝掉,向他微微的笑。

那粗壮的手已急不及待探到她的衣内,扼着那双丰满的乳房,她已有好几天未被男人去摸她的身体,身子不由一软,倒到他的身上去。

“到你家去好吗?”小嘴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那男子那耐得往,手一搂着凌婉的纤腰,已带她到他的车上去。

“呀~!”一到他的家中去,他已急不及待的把凌婉的衣服脱个清光,那只大手已在她的身上游走,搓弄着那只白 的乳房,舌头舔着那双红的蓓蕾。

“呀~呀~来~!”她的口中不住的呻吟着,手指已探到小穴上,翻动着那两片粉红的花瓣,手指填塞着小穴的空虚,拨着那硬起的阴蒂,淫水不住的涌出,湿透了床单。

那男子捉着插到小穴的手来断续的抽插着,一下比一下的更快的活动着。插了出来,看着她沾满爱液的手指一下下的爱惜轻舔着,接着递到凌婉的小嘴中去,手指插进那可爱的小嘴,面上红卜卜的,春潮泛滥的样儿,嘴巴重重的吻上去,舌头极力的伸到小口中,舌头不住纠缠着。

(八)

男子那巨大的肉棒已硬硬的勃起上来,舌头纠缠间,凌婉的手伸到他的裤内去,扼着那火热的肉棒,手指在他的裤内轻柔地抚摸着。摸着光滑的龟头,青筋一道道凸了出来,出乎意外地,他那家伙比预期的大了不少,差点不能好好的扼着,狭小的裤内,手感到湿湿的,他已射了。

凌婉轻推开了他,手从裤内抽了出来,沾满了白色的液体,她放到口中吃掉了。

“来,我来为你清理一下好吗?”她跪到他面前,二话不说,把他的长裤脱了下来,那沾满了精液的家伙变小了,她一口的含着它,重重的啜着,精液全吃掉了。

小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缩小的龟头,一口一口吃着雪糕般,不一会它再一次的涨大了,暗红的阴茎再一次的有力地挺了起来。她继续一下下的慢慢地套弄着,那男的大手一下的推开了她,按倒在床上,巨大的阴茎对准阴户,一下子的全插了进去,两片粉红的花瓣也被插得陷了下去。

“呀~呀~啊~~~舒服~~死了~~”巨大的东西紧插到凌婉的紧狭小穴中,每一下重重的进去,“啪啪”作声。小穴中磨擦着的快感,游走到全身去,只手紧抓着他那雄壮的背,雪白的乳只上下的摆动着,柔长的秀发凌乱的散落床单上,电流般的快感令她激烈 握动着身体。

他捉着那水蛇般的小腰,满是爱液的大阴茎插了出来,对着屁眼电钻般慢地钻进去。

“呀~~~痛~~~~呀~呀~!”弱小的屁眼裂开了,鲜红的血溅到床单上,但插不到几下,痛楚的感觉消退了,快感冲击着脑袋,娇喘不断,面儿红卜卜的,脑袋一片空白,身体不住抽搐着,爱液如泉的涌出,高潮般涌来,学回来的性爱技巧在高潮间一点也用不着,两个小穴收紧,他也泄了,精液射到屁眼里去。

他伏到凌婉身上,压着她那弱小的身躯,阴茎仍插到屁眼中,慢慢的缩小,那大手搂着她,沉沉睡去了。她很久已没有感到温暖的身体,从一开始,每一次男人干完了她后便立刻走的,只有这次,那雄伟的身躯仍搂着自己,一份前所未有的安详感觉,双手紧紧的搂着他,怕似会失去似的,在安详中睡着了。

┅┅

“唔~!”耀眼的阳光照着,凌婉感到下身仍是重重的,动不来,只觉他的阴茎整夜也留在她的身体内,早上又再一次在屁眼中勃了起来。

“呀~呀~~!”她慢慢的吐了那东西出来,那红卜卜的阳具在阳光下屹立着,光闪闪的,她再一次的忍不住跨上他的身体,含它到口中,灵活的小舌,象是为它清洗着。

“呀~~!”他双手一拉那雪白的小屁股,重重吻到那两片湿淋的花瓣上。

“你醒来了吗?”她吐出阴茎向他说,白色精液已射到她的面上去。

“去洗个面吧!”他轻轻的推开凌婉,走到洗手间去。她亦只好无奈坐在床上。

(九)

“给你的。”那男的随手掉了一千元给凌婉。她无奈的看着掉在床上的一千元纸币,心头不由一酸,泪水在眼框中凝着。

“收了钱便走吧!我可没时间再与你玩下去。”那男的说。

“嗦~!”她索一下鼻水,穿走衣服便匆匆的走了,头也不回。手中拿着那一千元不知如何是好,在街上无目的走着。

走了很久,但这也不是办法的,看看报纸找找工作。

“有没有学历证明吗?”老板问

“┅┅”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你还是走吧!”

她在街上,走着走着,心中混乱,夜色已渐渐的挂上,她到红灯区逛着,看着一盏盏的黄色招牌,鼓起勇气的走上。

“小姐你来做什么的?”一店中的男人说。

“我┅┅我来做妓女!”她说。

“是吗?”那男的一手扼到她的乳房上去。

“呀!不要!”凌婉说

“你是不想做吗!”男的说,她只好忍想痛楚,低着头。男的更是老实不客气的双手扼到她的双乳去,一口吻到她的唇上。她只是任由他摸着。

“趴下来!”男的说,凌婉照着他所说的做,趴到台上“为什么不脱衣服,老子怎干你呀!”他说,凌婉只好羞怯怯的把衣服一件不漏的脱光了,雪白的屁股高高的抬起对着他。

“让我干死你吧!”血红的阴茎,一股脑儿的插进去,“呀~~!痛!”干涸的阴道被插得泪水流出来,男的插得更是起劲,凌婉紧紧的抓着台边,忍着痛楚,屁股被扼到红起来。

“呀~呀~!”身体渐渐适应了,痛楚转化为快感流到全身,呻呤声在嘴边 了出来。

“好一个淫娃!”他说,巨大的肉肠从凌婉的肉体拔了出来,小穴不由的一阵空虚,男的一手抽着她的头发,沾满自已爱液的巨棒插到她的口中,凌婉起劲的含着,舌头就似小蛇般缠绕着那红红的大肉棒。

“吱~吱~”精液射到她的面上去,男的只匆匆的穿回裤子,说∶“还可以吧!以你这样的质素,还可到些大夜总会去做小姐的。”他说。“到最尾的那间房去吧,有客人自然会进来的!”

凌婉走到那房间中,内里的一切也是残残旧旧的,心中不是味儿,虽说从前被人操惯了的,但心中仍是不太好受。脱光衣服,身体不由一股自在的感觉,躺到床上,不一会便沉沉的睡了。

接着一年开始她在这里干着皮肉的生活,钱也储了一点点,到了别一个城市去过着平凡的生活,从前的事她一点也不想去记起,或说是去计较从前的事。在那平静的城市间与一个大她三年的男人结了婚,那年她是二十岁。

(十)

宁静、空洞的房中扬着阵阵的呼吸声,好久方才静下来,空气中扬溢着平和的气纷。

凌婉依偎在明的身体,激烈过后,她仍暗暗的娇喘着,香汗淋漓,累得指头也动不起。

明轻轻的拨着她的发,阵阵的体香在她的身体上散发出来,他从未看过如此完美的身体,手轻扫着那完美无瑕的背。那是一个安宁的星期天,凌婉婚后的三个月,明是她的丈夫,不知为何,有一次看见他,便深深的爱上了他,于是结识后不足一个月便结了婚。明见凌婉睡着了,静静的起来,为她盖好被,走了出去。

“喜欢吗?”冥言说。

“多谢大人,属下很喜欢。”明说。

“不错,这是我们最新的技术,那么完美的身体我也有点不舍得,你要好好的珍惜,以后通知你才来吧!小心她知道!”冥言说。

“那我走了!”

明回到家中凌婉已急不及待的出来搂着他。

“你去了哪里?怎样也好也对人家说一声!”她说。

“知道了!”明一点也不在意她所说的,只感到她那满柔软 乳房压在他的身体上,双手探到她的身后扼着那屁股。

“不要呀!”她说。

冥言看着,一大堆资料问道∶“怎样?进度如何?”

“不!不行!造不回凌婉那个身体”一个技术员说。

“怎会这样的!”

“那次实验其实是一个错误,只是进行到一半便停止。”

“那可以再错一次吧!”

“不行!上次这个总部就差一点就完蛋。”

“那就好好研究上一次的失败好了。”冥言说完后走了。

冥言回到自己的房中,一个赤裸裸的少女已坐在床上,羞怯怯的拥被而坐。

走到她的身旁坐着,手轻搭在她那如玉光滑白香肩上,隐隐感到她的身体在抖震着,面上一片嫣红。身体火热的。

“怕吗?”冥言问。少女只是微微的点头,不敢正视着他。

他的手慢慢的从她的肩上滑下来,捉着她那雪白的纤的手指,扼着她的小手。少女缩了一缩,但又停了下来没再一点挣扎,闭上了眼睛,呼吸急促起来。

“算了吧!”冥言突然的站起来,转身便起了。少女只是呆呆看着他的背影的消散。

“伏~”少女翻下,舒适的躺到床上,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十一)

这是故事附加的部份。

“呜~呜~”那年凌婉五岁,故事的十六年前。

“为什么哭呀?婉儿!”她的母亲蹲在地上,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

“没~没什么了!”凌婉强忍着泪水,拍拍身上的尘,再一次索着母亲的手,展示着笑容,母亲亦微笑看着她。

十一月,大阳依然的耀眼,母亲性感的扮装拖着可爱 小凌婉在街上走,不一会转入餐厅中,已可看见爸已在内面了。

“爸~!”

“婉儿~乖~!”婉儿喝着那冰凉的红豆冰,不知为可仍是红豆冰,那该是很冷的天气。她欢喜地的吃着,很好味!看着爸妈了很久,但是一点也不懂。

“妈!”凌婉说

“一会我们到游乐场吧!”她说。

“┅┅”

“乒~~~~~”琉璃的碎片满桌也是,爸狠狠的扼着妈妈的颈,好不容易才摆脱,母亲一手索着婉儿的手便走了,头也不回,由始到终也不知是什么的事。

“妈妈!我们到哪儿呀!我很累呀!”婉儿说。

“是~是吗?”她打开手袋看了一会,心中又不禁好一阵子犹疑着。

“来!跟妈妈来!”走到一公寓中,妈向那位老头说了几句,便走到房中去,坐到床上,轻轻的细抚着凌婉的头发,说着一些不明白的说话,而她的衣服一件件的褪下,最后光脱脱的对着凌婉,紧紧的搂着她。

这是凌婉第一次这么贴近妈妈的身体,很暖、很软、很滑的身体,这觉感是┅┅是┅┅

“这细路女是送的吗?”一中年的男人走进来道。

“乖!坐到沙发去吧!”妈妈对她。

“她看着没问题吗?”那男的说

“你做就做吧,不用理这么多!”

男的快手快脚的已把身上的衣脱个清光,妈那双大腿张开,那一黑漆的地方放露着粉红的肉光,她把手指放进口中,口水沾到阴户上,男的那硕大的阴茎插了进去,妈的面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啪啪”的响声在两人交接处响着,汗流浃背,妈的口中发出奇怪的叫唤,那痛苦的表情久久不散,吃力的忍受着似的。

妈像小狗般爬到床上,男的依然疯狂的摆动那身体,妈看了凌婉一眼,她笑了,在那痛苦的表情中出现了那笑容,凌婉不由怕起来,紧抓着沙发发抖着。

“伏~”两人倒下,妈的面上沾了不少白色的液体。

(十二)

“嗄!嗄!”妈在床上的喘息声,那男人的身体仍压着她。刹那凌婉看怕了,一个前步往门冲出去,但已是迟了一步,红得发紫的阴茎在她的面前摆动着,她吓怕了想逃但不成,头发已被抓着。

“不要碰我的女儿!”妈拖着疲累的身躯,扑上前抱起凌婉,妈的身体颤抖着。

“二倍,不!三倍!母女一同来吧!”男的说。

“你!你变态的!”闪身撞到那男人的身上,往门外冲出,突然的停了,定在门处,妈的肩膀已给抓往了,妈的手放开。

“婉儿,走吧!妈待会找你!”婉儿看了妈一眼,走了出去,手挣朝那东西击上去,男的痛得弯下腰来,但妈逃出门外时,重重的一脚已朝那光脱脱的屁股踢上去。

“碰~~~~~~~~~~~!”妈撞到墙上昏过去。

“臭婆娘!操多你多几次也补偿不了!”拖着她再到房中去。

“嘿!看什么!”一少年在她的身拍了凌婉一下。

“没┅┅没什么!”她说。

“我叫言,有什么事找我吧!”婉转身时,那叫言的少年不见了。

她再走到那房间中,什么都没看见,有着的只有血,全身披着血的妈妈。

血┅┅

“伏~~~~”刹那凌婉醒来了,紧紧搂着那个身躯,很温暖,一个令她很安详的身躯,轻轻的离开他的身体。

“言,为~为什是你的?”凌婉说。

“为何不可?”冥言说,凌婉哭了,真正的哭了,不是怕,不是委屈,可以说什么也不是,她太快乐了。

“一切也完了!想知吗?”冥言说。

“不!什么也不想知道?”凌婉说。

-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