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遇物语 >

强劫者

时间:2022-08-28 01:4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现年廿一岁的小舞任职一家银行的柜台小姐,因为人长得漂亮,对人很好,常常帮助他人,又不做作,平时都是用笑容对待每一个人,所以银行的客户和职员都非常的喜欢她,虽然有很多人追求她,但是都被委婉的拒绝。

这天小舞和往常一样在上班前十分钟到达银行,照往常她对每一个同事都抱着笑容道早安,因为她认为,每个人一定都希望有人早上用着微笑跟他说一声早安,而不是臭着一张脸连甩都不甩他。上班时间到了,她赶紧就定位迎接今天的工作。

十一点多,小舞刚处理完一笔帐务,突然一道枪声响起,接着警铃大响,只见一名挂着一副太阳眼镜、理着小平头、身穿着黑色西装、手提着一只旅行袋的男人拿着一把枪站在大门口,他将旅行袋丢到柜台∶“外面的给我安静点,乖乖的蹲下去,眼睛闭起来,不要乱动!在柜台里面的给我将钱装在袋子里,然后乖乖走出来。”

这时一名警员偷偷的拔枪准备要制伏歹徒,但是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似乎发觉到,他朝警员开了一枪,子弹穿过他的肩膀,接着就听到警员痛苦的哀号,男人拿起他的枪对着四周的人∶“还不快点!”众人吓得照他的意思做,柜台内的人赶紧将钱装进袋子,然后走到柜台外。

男子用枪指着小舞∶“你!把袋子拿过来,其馀的闭上眼睛乖乖蹲下!”

小舞吓得面无血色,她颤抖的拿着袋子走向男子。这时支持的警察也赶到现场,男子抓着小舞挡在胸前,然后用枪抵住她的脑袋∶“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就毙了这个女孩!”

接着警察照例对着男子讲些“快点投降”啊、“不要再错下去”啊之类的喊话。男子根本不为所动,押着小舞走向自己停在大门的车子。

“你会开车吧?”小舞点点头,男子将小舞押上驾驶座,自己坐在一旁,向警察喊道∶“给我让出一条路,要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女孩,反正我又不怕死,我要死我就抓她一起,这样才有伴!”

看着警察让出了一条路,他用抢点了点小舞的脑袋∶“开车!”当车子开动时,男子发出警告,如果跟来后果自行负责。

车子在偏僻的小路中行驶着,男子确定甩掉警察后松了一口气,男子看着发抖的小舞∶“怕甚么!我又不会杀了你。”

小舞强制自己镇定下来∶“放了我,现在自首还来得及。”

男子听了,不屑的哼几声∶“自首!笑话!”

男子指示着小舞将车子开上山,来到一间废弃已久的小学校,男子先把小舞绑好,然后从车子上把一些生活用品、粮食给搬到最里面靠近厕所的一间教室,然后把车子藏好,押着小舞走进教室。

教室里小舞坐在椅子上,双手和双脚都给绑住,男子将教室内的废弃桌椅给移到隔壁教室,只留下好的桌子,再将几张桌子合并成一张大桌子,然后将四周打扫一翻,他将教室两边的老旧窗帘给拉上屏蔽阳光。

打扫完后,男子脱掉身上的西装准备换上一套较轻便的衣服,小舞从没看过现实中男人的袒胸露背,况且还只穿一条内裤,她红着脸将头低下。男子发现小舞的糗样,摇摇头笑了笑,他穿好衣服拿出一张大的毯子铺在桌上,然后把石灰沿着教室的四周撒。

总算所有的事做完了,这时也已经傍晚了,他开着收音机,收音机正播着他早上所犯的案子,他坐在桌上看着小舞∶“喂!你应该饿了吧!”

小舞听到男子开口,她抬头对上的是一副深沉毫无感情的双眼,她本能缩了缩身体。

“喂!你到底饿不饿?你不饿的话,我就准备我自己的就好了,省得浪费粮食。”

当然饿,从被劫到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中午饭也没吃,她赶紧点点头。男子看了看她,然后站起来开始烧水煮泡面。

小舞第一次感到泡面竟然这么好吃,她狼吞虎咽的干掉眼前的泡面。吃完后小舞休息一会,男子也坐在一旁听着收音机,刚刚吃饭时男子已经解开小舞的绳子,所以她起身走动。

“我劝你不要想逃,夜里的山上有许多毒蛇,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待在这里!”男子警告着。

“请问那我明天早上天亮就可以走了吗?”小舞害怕的问。

“放你回去告密?!你想我有那么笨吗?”男子生气的站起来走向小舞。

其实小舞只想到说自己可否可以回去,根本没想到要告密,小舞看到男子怒气冲冲走向自己,害怕得往后退,男子把小舞强压在桌上,开始上下其手。

“不要!求求你不要!放过我!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小舞哭着哀求。

男子的手停在小舞柔软的胸部∶“时间一到我自然会放你走,这段期间你最好乖乖,否则别怪我对你做出你不愿意的事。”说完就放开小舞,坐回原位听着收音机。小舞边抽泣边赶紧整理身上凌乱的衣服,然后缩到墙边。

收音机正在报导着∶“今天早上十一点左右,X市XX银行遭人持枪抢劫,抢走现金四千多万,并绑架银行内一名女性职员逃逸。根据警方调查,嫌犯可能就是日前开枪射杀了奸杀十多名少女、最后因罪证不足被判无罪的XXX的在逃嫌犯陈亦风,绰号阿风的男子。据警方指出,陈亦风是名跨国的职业杀┅┅”

阿风关掉收音机,看向缩在一旁的小舞∶“很对不起!只要七天后我要等的船到后自然会放你走。”

“你为甚么要杀他?”小舞听说他是杀掉那女性公认的杂碎的人,就稍微放心一下。但是心想∶他是一个杀手,最后会不会杀她灭口?她开始有点担心。

“是受害家属出钱雇用我去杀他的!但不知是谁走漏风声,最后我发现竟然是那些雇用我杀人的人出卖我,他们根本不想付钱!***这些混蛋!想当初看他们可怜帮他们报仇,费用也只收平时的四分之一,可以说是免费帮忙,收的钱根本买不起枪的钱,这样他们竟然还出卖我真是混蛋。”

小舞看到阿风越来越激动,她赶紧拉紧自己身上的衣服,怕他又再跟刚刚一样,但是没有。

就这样过了几天,其间阿风还特别从别间教室拆下门板在教室内围了一角作为小舞的浴室,只要跟他说一声,他也任由小舞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外走动。

船总算明天就会来了,这夜吃过晚饭,阿风照往常一样听着收音机,小舞则坐在教室的角休息。

“┅┅根据可靠的消息,嫌犯陈亦风跟人质正藏匿于XX山内,警方将展开大规模的搜山行动┅┅”

阿风脸色铁青∶“干!***的!他们怎么知道┅┅”

这时有手机铃声响起,小舞脸色苍白,阿风面无表情的走向小舞∶“你有手机?!拿来!”

小舞没有动,阿风伸入小舞的衣服掏出手机,手机传出∶“喂!沈小姐,我们大概知道你在哪里,你再拖延一下┅┅沈小姐┅┅喂喂!”

阿风把手机摔在地上,手机整个裂开来∶“臭婊子!你出卖我!妈的!”

小舞哭泣∶“没有!我没有出卖你!啊~好痛!”

阿风拉着小舞的头发将她拖到桌子旁边,阿风由后方把小舞强压在桌上,他的手伸进裙内将内裤给硬扯下来,小舞双手往后挥舞着想要阻止,但徒劳无功,她不停的哭泣着,并且哀求阿风∶“没有!真的我没有出卖你!求求你放过我,我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阿风被怒气给蒙敝,他上半身压着小舞,拉下自己的拉炼掏出坚挺的肉棒,用双脚撑开小舞紧闭的双腿。

“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出卖你┅┅啊啊~~好痛~呜~不要啊~~”

阿风没有听小舞的反驳,他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插入小舞的嫩穴,阿风开始狂抽送着肉棒,强烈的痛楚让小舞不停地扭动身体反抗着,但是阿风用更强硬的方式压着小舞,男人的力气终究比女人大,逐渐小舞的力气用尽了,她的双手无力地垂在桌子的两侧,她无力反抗也不想再反抗,任由着阿风对自己施暴。

她的双眼流着泪,空洞的直视着前方,嘴里喃喃自语∶“没有!我没有出卖你┅┅没有┅┅”

阿风抓着小舞的肩,一下又一下大力的插入抽出∶“为什么?为什么要出卖我?为什么?┅┅啊啊啊啊啊┅┅”一股热流直奔小舞体内的深处。

高潮过后阿风离开小舞走到外头去,小舞无力趴在桌上,大腿的内侧缓慢的流下混着血丝的精液。不知为什么,小舞就是没有恨他的感觉,她勉强的撑起酸痛的身体,整理好下身的狼藉,穿好内裤整理好身上的衣物。

这时门外传来枪声,惊见阿风手臂流着血,跌跌撞撞的跑进来。

“你怎么了?”小舞赶紧跑过去扶着阿风。

“走开!不用你鸡婆!”阿风推开小舞。

此时整个窗外一片明亮,“陈亦风,限你十秒内出来投降,否则革杀勿论!

十·九·八┅┅”警察开始倒数。

“我手上有人质,你们敢开枪┅┅”阿风大吼。

“不要骗我们了,你早就把人质撕票了。”另一名警官喊着。

“不要开抢,我还活着!”小舞喊着,但被直升机的声音给盖住。

“零·开枪!”警察下令。

“妈的!”咒骂的同时,阿风用身体挡在小舞的身前。

一分多钟后,枪声停了下来,阿风全身都是血,缓缓倒向小舞,小舞抱着阿风,整个脸都是泪水∶“为什么?为什么?┅┅”

“对┅┅不┅┅起┅┅”说完,阿风就在小舞的怀中断了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小舞紧紧抱着阿风逐渐冰冷的身驱哭喊着。

事件结束了,警方以收到假线报为由,号称不知人质还活着,将开枪的责任给推掉。而小舞她辞去了银行的工作,说要转换新环境,对阿风曾经强暴自己的事绝口不提,因为媒体在报导的过程中没有将小舞的姓名和照片公布,除了几个相关的人知道外,根本就没人知道小舞就是轰动一时的人质。

八个多月后,小舞在新的公司一样用甜美的笑容和声音对着每个人道早安。

“小舞!大着肚子不要跑得那么快,小心点!”

“是啊!八个多月了,要小心点。”

“会啦!谢谢各位的关心!”小舞道谢着,她抚摸着肚子,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风!我会好好的爱着孩子的!”

后记∶

本篇实际上是故事,其中对犯罪过程全是虚构,现实上根本不可能这样简单就可以逃走,这单纯只是为了描述男女主角的相遇所编出来的,请各位看倌不要当真。

这是本人第三篇的故事,男女主角也是叫阿风和小舞,但却是另一个全新的故事,不知大家喜不喜欢?下一篇故事我依然会用阿风和小舞来当男女主角,因为我太喜欢这两个人了(其实是懒得再想其他名字了),不知各位想看他们二位大搞兄妹恋还是师生恋呢?

【全文完】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邪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