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明星系列 >

思春宝贝卢思思

时间:2022-09-22 11:2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佳人在半个月前高举酒杯与才子交杯痛饮,却影响到半个月后一部电影的宣传,娱乐圈的事真是充满戏剧性。

某年某月上旬,号称“中戏校花”的卢思思在北京朝阳区某夜场举办了她的生日PARTY,深夜到庆贺的除了她的同学及其他圈内外朋友外,还有两位著名导演:张扬和顾长卫。

相对年轻不羁的张扬导演出现在夜场,红男绿女潇洒浪漫,也许并不那么引人注目;一贯老实低调、常常同夫人蒋雯丽以才子佳人形象出场的顾长卫导演的闪亮登场,则让当晚的“寿星”卢思思受宠若惊,以至于忍不住在博客中炫耀了一番。

当然,当晚的佳人自然是卢思思而不是蒋雯丽,刚在《男人装》中曝光大量性感造型的她居然和顾长卫喝起交杯酒,人不可貌相的顾老师甚至手举香槟同她翩翩起舞,让人大跌眼镜。

中间一段时间,两个人尽然玩起了失踪游戏,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不知道今晚的女主角去了哪里……

顾长卫和卢思思轻轻相拥,来到一间休息室坐着,顾长卫抬起眼注意着卢思思,越看越迷人,灯光下的她,更显得迷人,使人魂都要出体,忍不住吻她的唇。

卢思思全身起了阵颤抖,可是很快的,就一口享受了甜蜜的感觉,也把舌尖伸向了他的嘴里,互相吸吮着。

“嗯……嗯……”

彼此只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及口中发出的快乐。

渐渐的,顾长卫的手已摸上卢思思的双乳。卢思思的心房跳得很厉害,脸上泛起了红潮。顾长卫的手渐渐滑向了她的小腹下去,她在软弱的反抗着,可是禁不住春心荡漾。顾长卫为她解开前排的扣子,又松掉她的乳罩,她的二只玉乳跳了出来。

她颤抖的哼道:“不要……求你不要……”

顾长卫又去摸她的下腹部,脱掉她的裙子,想再脱三角裤。但卢思思反抗着,不让他拉下来,但顾长卫硬拉下来了。

雪白的肉体,饱满又诱人,小腹下一片乌毛,中间一条沟,美妙无比。

顾长卫看得心狂跳,阳具渐渐发胀。他的手在她身上不停抚摸,挑逗着她的乳头。这时卢思思不住扭动娇躯,顾长卫的手向下滑,触到了柔柔的阴毛……

“啊……”

她惊呼了,原来已到了温暖的桃源洞。

卢思思轻声叫道:“不行……不可以的……嗯……”

顾长卫已被美色诱惑了,忙脱了衣服,躺在她身上,一只手臂通过她的粉颈,紧紧的抓着玉乳。顾长卫坚挺的阳具触到卢思思的小腹,卢思思感到一个热热的硬物已滑向她的下体,她感到心乱,不由地娇喘连连。顾长卫紧紧的吻着她,使地无法翻身。顾长卫此时已难耐到了极点,他的臀部向前一挺,顶住了她的小洞口,开始要冲进去了。

卢思思叫了起来:“啊……痛呀……”

顾长卫吻着她,然后轻轻挺进,他温柔的道:“我慢慢来,忍一下……”

卢思思道:“我怕……”

顾长卫道:“怕什么?”

卢思思道:“你的……好大……我怕痛。”

顾长卫道:“好的,我轻轻的弄……”

说着,又温柔的抚慰着。

卢思思道:“那……你就轻轻的……”

她已羞得说不下去了。

他挺着阳具,再轻轻的放到桃源洞口,他用力一挺……

“啊……痛……”

她猛推着他,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臀部猛向下沉。

卢思思叫道:“啊!痛死我了!”

卢思思感到一阵刺痛,洞口涨得满满的。这时,小洞口紧紧咬着龟头颈部,她的下部像裂开似的。

卢思思大叫道:“别动了!痛死我啦……”

顾长卫看她这副可怜相,有些不忍,忙温柔的吻她。

他吻着道:“卢思思,真对不起,我一时心急,弄痛你了!”

卢思思道:“还说呢,人家痛得都流泪了!”

顾长卫道:“等一下就会好点的。”

卢思思道:“现在已好一点了!”

顾长卫道:“那么我又可以进去了!”

由于小阴户塞得紧紧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滋味,使她感到心里又酸又痒,双手不由自主的搂着顾长卫。

卢思思低声道:“唔……不许用太大力……要轻轻的……”

顾长卫用力又一挺,又是另一阵刺痛,她忙咬紧牙关,随着肉肠向内滑,才滑入一半就顶到花心。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颤抖,忙紧紧楼着他。

开始抽插了,卢思思也缓缓的迎着她,两人的腹部开始剧烈的挺送。既快感又酥麻,还微微有些痛……

他连续抽插了十几下,卢思思一阵抖颤,泄了。顾长卫感到龟头被一阵热流冲袭着,麻麻痒痒的,忙将整根阳具退出,低头一看,一般白白杂着红红的液体直流出来。他满意的笑了一下。

卢思思从未有过这种快感,由阴户传遍全身,卢思思静静享受着这快感。由于阳具突然抽出,那里面又是一阵奇痒、空虚……

她张着媚眼,瞧见顾长卫那根粗大的东西,仍在高高的举着,似乎跃跃欲试,她看得又羞又喜。

顾长卫柔声问道:“思思,舒服吗?”

“不知道。”

这时,卢思思摸摸自己的阴户,发觉水汪汪的,流在两腿间热热的。

由于两人发生关系,距离缩短了,卢思思很自然的和他搂抱着轻吻了起来。

良久,两人才分开。

顾长卫轻轻问道:“思思,还痛吗?”

卢思思道:“好点了……你呢?”

顾长卫道:“我……我现在才难过呢!”

卢思思道:“哪里难过?”

顾长卫道:“你说呢?”

卢思思道:“我怎么知道!”

顾长卫道:“来,我告诉你!”

说着,将卢思思的小脸挨在自己的阳具上面,那热呼呼的阳具,烫得卢思思的小脸发热。

卢思思道:“你……坏死了!”

这一阵娇态,使顾长卫不由欲火上升,忙一把将她楼到怀中,将她的一只玉腿拉向腰部,让阳具在洞口磨擦。

“啊……”

每当大龟头触到洞口时,卢思思就是全身一颤。直到她被磨得周身发痒,浪水直流。

卢思思哼着道:“嗯……别这样……受不了……”

扭着身体直哼着:“唔……我痒死了……哼哼……”

顾长卫被她的娇浪之声叫得就像服了兴奋剂,迅速的起来,握着粗壮的阳具就向她阴户顶。

顾长卫缓缓的抽插,两人轻怜蜜爱的玩弄着,只听阴户内传来“滋滋”之声。

顾长卫吻着她道:“思思,你觉得快乐吗?”

卢思思道:“啊!这滋味很难说出来,痛、乐兼有之。”

顾长卫道:“是不是很痛?我的龟头被你夹得好痛!”

卢思思道:“我的下体就像针刺一样,又痛又痒的。”

顾长卫道:“痛过这次后,以后就舒服啦!”

他说着,又抬起身来抽插。

抽送了差不多一百馀次,他突然觉得她温暖的小肉洞在不停的颤动,阴道紧紧的夹着阳具,好不舒服。

顾长卫道:“思思……我好舒服呀!”

卢思思道:“顾导,我也舒服……我要动……”

顾长卫道:“嗯……好……动吧……”

卢思思道:“快呀……快动……哎呀……”

突然一阵快感袭上心头,精门一开,竟然泄了出来。

卢思思只觉得花心一热,不自禁的哼道:“哼……哎呀……烫得我好舒服呀!啊?你的阳具缩小了似的。”

顾长卫道:“是的,泄精之后,就自然而然缩小了!”

卢思思娇嗔的看了一眼道:“它坏,把我插得痛死了!”

顾长卫道:“以后你会爱它还来不及呢!”

卢思思腿一伸坐了起来,含羞的道:“我把贞操献给你,今后该如何?”

顾长卫道:“我永远挺你就是。”

卢思思道:“这话靠不住!”

顾长卫道:“难道要我发誓,你才相信吗?”

卢思思道:“用不着。我也并不是不相信你的话,说实在的,我把贞操献给了你,也不希望你永远爱我。我能把我贞操赐给一个有才的大叔,就是只求能少奋斗两年,也心满意足了!”

顾长卫道:“我是爱你的,你相信我吧!”

卢思思道:“哼!鬼才相信!”

顾长卫突然道:“啊!十二点了!我们走吧,大家可能在找我们!”

卢思思道:“那快走吧!”

说着,两人赶紧穿上了衣服走了出去。……

这几个小时里,两个人都做了些什么,大家都不能明说,几天后,一篇题为《思思和顾长卫的交杯酒》的博客含蓄地曝光了顾长卫名士风流的一面,而那些亲密照片竟然全部来自于卢思思的博客。

卢思思还是位自己的年轻付出了代价,据说是“顾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