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伴侣交换 >

宝拉系列

时间:2022-09-14 09:4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首先,先容我说一些废话,当然看完废话之后,也一定有文章看,我本来是不会在这里出现的,这一次,是为了“土豆”来的,我听到朋友转述,告诉我土豆被骂的事件,也看了他的文章,所以有些话想说∶我首先声明,我家也是受灾户,我想,也不会有人拿自己家是受灾户开玩笑的。这次地震,我家在东势的一栋五层楼透天的房子垮了、一辆车子毁了,不过万幸,没有人受伤。也还好,我家所有的人都在台北,只有一点点受惊吓而已,可惜台北的电视和扩大器也砸了,除此之外不算什么损失,我一样捐钱给灾胞。

我想,在元元逛的,除了亲人有伤亡之外,没有人损失比我家重的了,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有资格说些话。

首先,我觉得写作归写作,看情色文学的人,该这么认真吗?故事中的一切不都是虚构的吗?一个有责任感的类似网站,应该警告所有的上站人员,故事是虚构的,不可以模仿,对不对?只有爱幻想和喜欢幻想的人才会喜欢情色文学!

如果说题材用得不对,该受这么多人责骂,那我请问,写乱伦文章的,是不是也该谴责?让人家的父亲玩女儿、儿子玩母亲就没关系?用女艺人的名字作文章也没关系?地震是天灾,那乱伦不就是人祸?天灾与人祸,孰重?

我从不翻乱伦的文章,也不翻未成年的,就是因为我讨厌,但是我不反对别人写,因为这是创作,请记得前些年流行的一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扞卫你说话的权利!”

就让生活的归生活、幻想的归幻想吧!

废话说完了,下面看文章吧,这是新的系列,共有六篇,我会交给土豆,要贴不贴随他便。

宝拉(第一章)

戏院

我和宝拉结婚之后不久,我发现我的老婆居然有在别的男人前暴露身体的幻想,而且这个幻想还复杂到想去做个脱衣舞女郎,在酒吧里跳舞,让其它客人们可以仔细欣赏她的胴体。

她从来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我是有一次在酒吧里和她跳舞时,发现她故意露出她的大腿和内裤给别的男人看时,才知道这件事的。我当时很生气,但是我居然感觉到我的老二硬得象铁一样,看到她露出她性感的身体给别人看,我竟然如此地兴奋!

当我告诉她我看到她故意露出大腿给别人看,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她先是否认这是故意的,但是我告诉她,我看到她这么做,我的老二就硬起来了,她才洋洋得意地告诉我她有暴露的幻想。

那一夜之后,我们常常这么玩,宝拉常常穿着非常性感的套装,有时不穿胸罩、不穿内裤,我们就这么去酒吧、俱乐部或是购物中心,我和我的老婆就这么沉醉在她有意地让人惊鸿一瞥她身体的快感之中。我们都认为这种事无伤大雅,而且很刺激,所以我们常常在这么玩过之后,来几场激情的性交,不论是我干她好几次,或是用嘴让彼此达到高潮,都十分爽快。但是不论如何,一个月之前,一切都变了。

那个周末和平常一样,我们打算好好地享用了一顿晚餐、跳舞、小小地暴露一下。我让宝拉独自先进俱乐部,我随后再进去,我坐在吧台边,看着她曼妙的身材。和平常一样,她是所有男人注目的焦点,有时她会接受男人们的邀请去跳舞,或是请她喝酒,如果她真的兴奋起来了,她也会让那和她跳舞的男人吃吃豆腐。有一次,她甚至让一个家伙把她的上衣扯下,露出她的乳房,当我看到我的老婆在舞池中露出她那34C的乳房时,我差点射精在我的裤子里。

那个家伙揉着她的奶子、捏她的乳头,还用牙轻轻地咬,当然那个男的还希望带她出去打炮,但是最后,宝拉说她和她的老公约好了,没办法再玩,于是我们很有默契地在停车场见面,一上车就直奔旅馆开房间,因为我们已经兴奋得受不了了。

在路上,我们看到一个明亮的招牌,那是一间专放三级片的电影院。我问宝拉,她想不想进去再玩玩挑逗的游戏?

“好哇!带我进去。”她答道。

“那里面什么人都有,你真的要进去?”

宝拉性感地一笑,拉起她的迷你裙,露出她已经湿得发亮的内裤。

“我好热┅┅热得要命,带我去,我想去那个脏地方看看┅┅求求你┅┅”

她苦苦哀求。

戏院里很黑,我们过了好一会儿才能适应黑暗,银幕上播放着两具交缠在一起的身体,一个男人正在舔着女明星的阴部。我们适应黑暗之后,我们发现这里面几乎都是男人,有两对夫妻坐在最后一排,我问宝拉我们要不要坐在那两对夫妻旁边?

“不要,我们往前坐。”她答道。

我还没答话,她就扭着屁股,顺着走道缓缓地往前走,虽然银幕上正有一个女人被奸淫着,但是还是有不少男人注意着宝拉。她走到中间,看上了个合适的位置,但是那排座位前已经有两个男人了,她轻轻一笑,向那两个男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侧身挤了进去,让她的臀部挤过他们的膝盖。我跟着她也挤了进去,许多人看着她坐下叠起双腿,她的迷你裙因此拉高,露出她雪白又修长的腿。

坐在一边的那两个男人一直注视着我老婆修长无瑕的腿,我看着银幕上那个女星被狠狠地干着,我的老二开始硬了起来,我一边看着电影,一边将手放在宝拉的大腿上,将她的裙子拉得更高些,一手摸着她的大腿,一手隔着我的裤子搓着我的鸡巴。

那两个男人看着我摸我老婆的大腿,他们一边看电影一边看着宝拉的大腿,宝拉知道他们在看她,她故意不交叠双腿,还略为向右转,把腿张开了些,让那两个男人看得更多,那两个家伙也隔着裤子摸着自己的老二。这个时候,银幕上的女人正被人从后面干,而他们连看也不看一眼了。

宝拉的手也往我的老二摸来∶“嗯┅┅你好硬哦,老公,你的老二好象还在跳动呢┅┅”

她拉下我的拉炼,掏出我的老二,慢慢地开始帮我打手枪。

我望向宝拉的左边,看到那两个男人也把他们的老二掏了出来,一边看着我老婆帮我打手枪,也一边自己打手枪。后来,我觉得我快要射了,于是我闭上眼睛,不想让自己这么快射精,而宝拉还是不停地帮我打手枪,我发现她居然还是看着那两个男人帮我打手枪!而当其中一个男人看到宝拉在看他们时,他干脆走过来,坐在宝拉身边。

我将我的注意力拉回到电影上,一边享受着我老婆打手枪。当我老婆靠在我耳边低声说话时,我吓了一跳∶“他在摸我的腿,老公。”

我看着那个家伙,他一直看着宝拉的大腿,我看不到他的手,但是我看他的手臂一直在动着,他真的在摸我老婆的大腿。

“┅┅他摸得我好舒服,老公┅┅哦┅┅好舒服,他还想往上摸┅┅哦┅┅啊┅┅”

看到这一幕,我的老二更硬了,我将宝拉的裙子拉得更高,直接拉到她的臀部,他的手揉着宝拉的小腹,还把他的手往宝拉的双腿之间伸去,但是宝拉把双腿夹紧,不让他摸到自己的私处。

“他想摸我那里,老公。”我在我耳边轻轻地呻吟。

坐在我们后排的一个男人也发现了怎么回事,于是他直接坐到了宝拉身后,身体往倾,伸出手来,隔着薄薄的衣料摸着宝拉的胸部。

“┅┅啊┅┅吴极,有人坐在我后面摸我的胸部,哦┅┅他用两手摸,还捏我的奶头,哦┅┅好痛┅┅哦┅┅哇┅┅那个男的想把我的腿分开,我┅┅我要不要┅┅我要不要把腿张开?老公┅┅哦┅┅后面那个男的捏我的奶子┅┅”

虽然戏院里很黑,但是我还是看到我老婆的奶头已经透过衣服硬起来了。她身后的男人还将她的上衣往下扯了扯,使得她的乳房几乎露了半个出来,差点就露出她的乳头。那个男人还在我老婆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她点点头,然后她的手放开了我的老二,将手往后伸。过了一会儿,她的手一摸到身后那个男人的阴茎时,她不能自己的喘着气,我看着她的手臂不断地前后移动,我知道她正在帮那个男人打手枪。

“他好大,吴极,真的好大!大得吓人,我的手几乎握不住,而且大概有三十公分长!哇!硬得象铁棒一样!”

宝拉上衣的扣子现在已经被解开了,而且她丰满的胸部也露了出来,那个在她身后的男人正用双手握住她的两个乳房,他隔着宝拉的胸罩捏她的乳头。宝拉一开始呻吟,他就将手伸进她的胸罩里,将她的胸罩往下扯,露出了她的一对乳房,并且用手又捏又揉的。而坐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则是一直想往她的双腿之间摸去,宝拉的屁股因为兴奋而不停地扭着,但是她一直没把腿张开。

坐在我们前排的男人换了位置,他干脆坐到宝拉的正前方,他没有碰宝拉,只是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宝拉的乳房和全腿,一边打着手枪。第四个男人坐在我的右边,他将身子往前倾,好让他能更仔细欣赏宝拉的胸部。

我老婆的呼吸变得急促,急促得好象有点痛苦,而她身后的那人还要她把腿张开。

“他们要我把腿张开,吴极,我该不该张开腿?你要不要我把腿打开,让他们玩玩我那里?老公?我要不要把腿打开?”

“老兄,叫她把腿打开。”坐在我右边的男人对我说道。

“打开,老婆,张开你的腿。”

她照办了,将她的腿张开,一条腿跨在我的身上,另一条腿则跨在另一边那个男人的腿上,她的臀部不停地扭着,而她的眼睛则是紧紧地闭着。

那个坐在宝拉前方的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一个男人的手摸着宝拉的小腹,让宝拉在他的爱抚下不停地扭动着臀部,当他看到那个男人把手伸进宝拉的内裤里抚摸她的小肉穴时,他的老二硬得快断了。于是他转过身来,整过人往前倾,直到他的眼睛离宝拉的小穴只有三十公分远为止,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个男人的手在宝拉的内裤里活动。此时,宝拉胸前的两只手,还在不停地捏着宝拉的乳头。

“请你把她的内裤脱了,让我看看她的 ,麻烦你把她的内裤脱了。”那个男人喘息道。

我伸手将宝拉的内裤拉到一边,露出她正被插入两根手指的阴户,在那两根手指抽送的同时,我揉着她的阴核,而宝拉则是扭着屁股,迎合着手指的抽送。

不到一分钟,她全身颤抖,达到了高潮,她的屁股扭得更是激烈,整个阴部都在收缩,看来这次的高潮十分地强烈。

“哦┅┅哦┅┅哦┅┅我┅┅我要射了┅┅要┅┅要射了!┅┅”我老婆咬着牙呻吟。

这对于坐在前座的那个男人似乎是太刺激了,在那一刹那,他爬了过来,跪在我老婆的双腿之间,一把扯下了宝拉的内裤。

“帮我张开她的穴┅┅”他对那个正用手指插我宝拉阴户的男人叫道。

“象这样?”那个男人拨开宝拉的阴唇,露出她的整个阴户┅┅“太好了,就是这样!┅┅”

我老婆的身体激烈地扭动,而那双玩她奶子的手也捏得更用力了。而跪在她双腿之间的男人开始吸她的小穴,那男人含住她的阴核用舌头不断地舔,宝拉则是不停地颤抖,之后那个男的将舌头插入宝拉的小穴里,用舌头抽送,还用舌头将宝拉的阴户里里外外整个舔了一遍。

这个时候,好几个男人靠了过来,围在我们四周,全盯着我老婆看,他们大部份的人都把老二掏了出来,边看边打手枪。

一股阴精由宝拉的阴户喷了出来,那个男人把宝拉舔到了高潮。我看宝拉都快抽筋了,她不断地舔着自己的嘴唇,不能自已地浪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要射了┅┅射了┅┅吸我┅┅用力吸┅┅哦┅┅对┅┅继续吸我的小穴┅┅我┅┅我又射了┅┅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

宝拉身后又靠过来一个男人,他伸手握住宝拉的一个乳房,另一个男人则是专心地爱抚着她的左边乳房。玩宝拉右边乳房的是一个黑人,他的大手在宝拉高潮时十分用力地捏着她的整个乳房。

一个女人被人家这么玩弄着,对于那个站在我老婆前方的男孩似乎是太刺激了,他紫红色的龟头对着宝拉,一大股白色浓稠的精液喷了出来。那一大泡的精液洒在宝拉的小腹上,直接流到她的阴户;第二股精液喷在她的乳沟间;第三股精液则是射在她的大腿上。

我想应该到此为止了,再下去就会失去控制了,于是我拉了拉宝拉的腿,暗示她,我们该走了。一个正在打手枪的男人看到我这么做,于是叫了出来∶“老兄,等一下,我快射了!在你们走之前让我爽一下,再一下就好了,求求你。”他哀求道。

宝拉看着我,对我一笑∶“我们这样就走对他来说太残忍了,老公,再等一下,花不了多少时间的,他就快要射了。”

她转过头对那个男人说道∶“来吧,你射在我的奶子上,你不是想射吗?来吧!射吧!”

宝拉跪在那个男人的面前,他的阴茎正对着她的乳房,宝拉捧起了自己的乳房,她的乳头上还有一滴精液滴了下来,那个男人更激烈地打着手枪。

“哦┅┅我┅┅我快要射了┅┅求求你,让我射在你的小穴┅┅求求你┅┅让我射在你的小穴上┅┅”宝拉往后靠在椅背上,将她的双腿大大地张开。

“再张开一点┅┅”那个男人乞求道。

宝拉又将腿张开了些,将又湿又热的小穴整个暴露出来。

“你看到我的小穴了吗?看着它┅┅哦┅┅哦┅┅看我的小肉穴,你看它好湿,它刚才才被别人好好舔过,你看到我的小豆豆有多硬吗?快来┅┅射吧,射在我的小穴上吧!”

那个男人的龟头越变越大,最后他紧紧地捏住自己的龟头,小心谨慎地把龟头对准我老婆的小穴,离她饱满的阴户只有一点点的距离,又开始更激烈地打手枪,宝拉一直盯着他的龟头。

忽然,一股精液由他的龟头疾射而出,直接往宝拉张开的小穴喷去,喷进宝拉的阴户里,还有一部份射在宝拉的阴毛上。宝拉立刻用手拨开自己的阴唇,让自己的阴户更张开些,那个男人的第二股精液更是一滴不漏地全射进了她的阴户里。那些精液又顺着她的阴户流到她的屁眼上、滴在地上,而第三股、第四股精液也跟着射进了宝拉的小穴里。

直到那个男人射完精,宝拉才站了起来,将她的裙子放下,小心翼翼地将她沾满精液的乳房放回胸罩里,说道∶

“好了,老公,我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有四个男人跟着我们出了戏院走到停车场,我坐上驾驶座等我老婆上车,我看着那四个男人围着她,她不停地笑着,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还用手摸她的胸部,而站在她面前的的男人更粗鲁地吻宝拉的嘴,我知道他也一定把舌头伸进了宝拉的嘴里。而另一个男人则是试着想把宝拉的裙子拉起来,这真是太夸张了,就在停车场的中央,她露出她的胸部,裙子也拉了起来露出她的臀部,她的乳房和腿上还有着精液。

因为这是公共场所,随时有人会来,我相信宝拉不会让人在这里干她,所以迟早她会上车的,我一直等着。但是我老婆还是没有上车,最后,她将头探进了车窗,但是还是没有上车,只是对我微笑。

“快上车吧,老婆,玩够了。”

“我还不能上车。”

“为什么?”

“我被干了。”

“你被干了?这是什么意思?”我叫道。

“有一个人在我后面,他正在干我,他抓住我的屁股在干我。除非让他干完后,要不然他不会让我上车的。”

“那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我正准备要上车,有人把我的头推进车窗,把我的腿张开,就开始干我了。我的天┅┅他插得好深,他真的在干我!吴极,他就在这里干你老婆的 ,这┅┅这里是公共场所┅┅,随时会有人看到我被奸,哦哦哦哦哦┅┅老公,他好大,插┅┅插得好深┅┅啊啊啊啊┅┅哦┅┅哇┅┅他┅┅他射在我里面了!老公,我感觉他的精液好烫!”

我看着我老婆的身体不停地前后摇动,让那个男人射精在她的阴户里。她的双眼紧闭,张着嘴不停地舔着嘴唇,很显然地,在那个男人射精的同时,她也达到了高潮,精液和她的阴精由她的阴户涌了出来。

当那个男人把他的老二拔出宝拉的小穴时,精液不停地由她的肉穴里流出,直接滴在地上,但是马上就停了,因为另一根坚硬的阴茎又插进她的小穴里。

“吴极,另一个男人在干我!又有另一个人插了进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干得好凶┅┅啊啊啊啊啊啊┅┅我┅┅我要射了┅┅我被他干到了高潮┅┅啊啊啊啊啊啊┅┅他好象要射了,他┅┅好用力┅┅他┅┅他的鸡巴越变越大,哇┅┅啊啊啊┅┅插到底了,又┅┅又变大了┅┅他要┅┅他要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射了!!他射进来了,他┅┅他还在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又射了┅┅”

第二个男人射精之后,他们四人将宝拉抬上车,让她躺在后座,接着他们也上了车,而我则是开车离开停车场。在我开出停车场之前,他们把宝拉的双腿张开,并且将她的高跟鞋跟卡在车顶的把手上,以固定她的腿,在我还没开到路上之前,宝拉已经开始叫床了。

我往后照镜望去,看到一个男人正猛烈地干着宝拉,而宝拉装满精液的阴户也发出响亮的水声。他越干越有力,而宝拉也一直处在高潮之中,终于在宝拉的尖叫声中,他也射精在宝拉的子宫深处。

他一射精,第四个男人立刻上来干我老婆。在我找到可以投宿的旅馆之前,我老婆还为那两个在停车场干过她的男人吹喇叭,让他们再次硬起来。

那天晚上,我睡在旅馆的地板上,而那四个男人则在床上一直不停地干着我老婆。她后来告诉我,那天晚上他们每个人都干过她四次;而天一亮,他们又一齐干了她一次。

那夜之后,我们的生活进入了另一个新的阶段。

(第一章完待续)

------分隔线----------------------------